万和城主管

近日,美国联邦卫生官员发出明确警告,新型冠状病毒肯定会在美国发生传播,医院、企业、学校等相关组织应开始做好准备。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负责人亚里克斯·M·阿扎尔对参议院的一个小组委员会表示,“这是全球范围内前所未有的、可能非常严重的健康挑战。”

美国国家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的负责人,南希·梅索尼耶博士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问题不在于这种情况是不是还会发生,而在于这种情况究竟何时会发生。”

她说,城市和乡镇应该计划相关的隔离措施,如把学校班级分隔成更小的学生群体,或者干脆关闭学校。她说,原定的科学会议、展览、演唱会等造成人员密集的活动应该取消或延期,企业应该安排员工在家工作。

“我们要求美国公众与我们一起做好准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情况不容乐观。”她强调。

在新闻发布会结束后,股市连续两天暴跌。投资者们纷纷抛售股票,转投更稳健的政府债券。标准普尔指数星期一下跌了3.4%,跌幅超过3%。星期一是自2018年2月以来美国股市表现最为糟糕的一天。

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印度进行国事访问。与联邦卫生官员相比,他似乎没有那么紧张。他甚至说:“新冠病毒在我们国家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我们只有少数人被感染,而这些病人我也从没听到过什么坏消息,说明他们的病情已经得到控制。”

考虑到目前新冠病毒已在超过35个国家爆发疫情,美国疾控中心的官员确信,这种病毒在美国的传播是不可避免的。尽管目前,他们还不知道其影响究竟会有多严重。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负责人亚里克斯·M·阿扎尔在参议院的一个小组会议上说:“我们不能盲目自信,认为美国肯定不会爆发大规模的疫情。我们需要更现实一点。”

在全球范围内,公共卫生官员正面临多方面的威胁。中国在控制疫情的努力已经表现出了成功的迹象,新增感染病例持续大幅下降。

但伊朗、韩国和意大利的新增感染病例给这一趋势蒙上了一层阴影。这凸显出,一个灵活的、协调性强的全球战略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伊朗,新冠病毒的感染者也在持续增加,其中包括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奇。据伊朗政府方面的说法,哈里奇是伊朗防疫工作的负责领导,总是在第一线工作,并且与疑似患者有过接触。

在欧洲最大经济体之一的意大利,官员们正努力阻止疫情让商业中心米兰陷入瘫痪。

美国和共和党的立法者们已经敏锐地意识到,新冠病毒会对美国社会造成巨大的破坏。在参议院听证会上,他们不断对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负责人阿扎尔及其他卫生官员进行盘问,显然不相信,特朗普政府已就此事做好准备。

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肯尼迪感到很激怒,因为国土安全部代理秘书查德·沃尔夫说,目前无法预计新冠病毒会感染多少人。“我会全力支持政府的工作,但我对秘书给出的答案很不满意。”

监督应对冠状病毒爆发的政府官员告诉国会议员,白宫所准备的初始资金(12.5亿美元的新资金和12.5亿美元的其他计划资金)很可能只是第一轮的资金。

阿扎尔说,美国的应急储备中有3000万个N95口罩,这是最适合预防病毒的口罩,通常每个成本不到1美元。

但当华盛顿参议员帕蒂·莫里问阿扎尔,这3000万个N95口罩是否足够应对新冠病毒时,阿扎尔表示了否认。

“当然是不够的,”阿扎尔说,“我们可能需要3亿个口罩,才足以应对疫情。”

阿扎尔还表示,他对新冠病毒在世界其他地区的人际传播感到震惊,因为部分病例与先前确诊的病例之间没有明晰的联系,这意味着,新冠病毒在美国的传播路径与传播方式也并不那么明朗。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负责人安东尼·福奇博士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你不必过分紧张,联邦官员的警告只是告诉美国人,如果疫情爆发了,该怎么做。”

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的负责人拉里·库德罗在CNBC的节目中宣布,这种病毒已经得到“控制”,不会对经济造成严重损害,“我不认为这会导致一场经济危机。”

一些政府官员表示,针对可能爆发的疫情,一些准备工作已经开始,但远未完成。

目前,这种感染仍然很难被诊断。美国疾控中心负责大部分的检测工作,样本必须从州和地方实验室送至亚特兰大(美国疾控中心所在地),这个过程需要几天的时间。

美国疾控中心研发了诊断工具,供州和地方实验室使用,但最终发现这些工具有明显缺陷,并不能精准地进行检测。但目前还没有新的诊断工具研发成功。

目前为止,全美的医院只能处理几十个病例,许多医院正在加紧努力,为大规模的疫情爆发做好准备。

“我们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星期了。”纽约大学朗格尼卫生系统传染病专家、首席流感病学专家迈克尔·菲利普斯博士说。

诺斯维尔健康公司的首席质量官马克·贾勒特博士说,“我们真的是把它从一小部分患者的小问题,发展成了全面的传播。”诺斯维尔健康公司在长岛和纽约等地经营着23家医院。

医院管理人员预计,未来几周可能会有一波病人涌入重症监护病房和隔离病房。许多人开始节约使用医疗用品,包括专门的口罩和呼吸设备。

美国医院协会副主席南希·福斯特说:“特别令人担忧的是,目前个人防护设备非常短缺,甚至在全球范围内,也非常短缺。”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卫生系统感染预防部门的医学主任苏珊·黄博士说,“目前,我们正在扩大现有的急救计划,正在采购更多的医疗用品,包括帐篷。”

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一直在监测约20种重要药品的供应情况。这些药品要么是在中国生产的,要么依赖于只在中国生产的成分。包括阿司匹林、布洛芬和青霉素等常见药物。

虽然中国工厂正在慢慢恢复生产,但运输仍然是个挑战。因为卡车司机需要接受检疫,各地区也有道路封闭的情况。

尽管医院已经做了早期准备,但目前还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或治疗方法,社区和个人应该准备其他保护自己的方法。

就个人而言,人们可以采取其他传染性疾病的预防措施来应对新冠肺炎,如洗手、咳嗽时掩口、生病时呆在家里、隔离等。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中国的疫情已经日趋稳定,在周一,新增病例只有508例,而在一个月前,中国新增病例每天超过2000例。

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补充说,中国当局为隔离患者而采取的严厉措施,可能阻止了数十万新增感染病例。

但该组织的官员也警告说,世界还没有准备好应对感染病例的激增,这可能会使许多国家的医疗资源不堪重负。他们还警告说,随着人们重返工作岗位,中国可能会突然出现新的病例。